pk10北京赛车
环评啃不下硬骨头即是监管缺席
环评啃不下硬骨头即是监管缺席

环评啃不下硬骨头 即是监管缺席

近日,广州市环保局***公布了2015年广州市挂牌督办突出环境问题及重点企业名单,包括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广州分公司在内的29家重点企业上榜,被广州市环保局、广州市监察局联合挂牌督办。本次被挂牌督办的原因是“建设项目环保手续仍未全部完成”。

广州石化可谓前科累累。早在今年4月份,广东省环保厅公布的行政处罚决定书披露,广州石化建设的150万吨/年S-Zorb催化汽油吸附脱硫装置项目于2010年1月投入使用,但是直到2014年12月26日,该项目才经广东省环保厅通过竣工环境保护验收。环评被耽误了将近5年。此外,在今年7月广州市环保局公布的行政处罚情况中,广州石化又因8万吨/年催化干气制乙苯项目扩建改造工程等5个涉及新建或扩建改造的工程项目,部分已建好并投入使用,但未办理竣工环保验收手续等问题被处罚,环评再次被无视。

天津港爆炸事故,恰恰就是之前环评、安评等系列监管程序被突破,导致了巨大的安全隐患被深藏于一间仓库,最终让整座城市陷入危境之中。而由此带来的深刻教训,就是包括环评在内的环保监管“守夜人”一旦被荒废,其后果不堪设想。

将此常识用于广州石化环保手续未过遭挂牌督办一事上,如此多“劣迹”在前,广州石化仍然在多次被曝光罚款的情况下我行我素,无非是环评以及背后的环保监管不给力。

环评之所以成为衡量一个重大工程能否启动的关键所在,不仅在于它能为项目本身是否会对周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做出对应的科学评估,更对某一地区的经济发展及环保规划,提供整体的调研依据。也就是说,环评能否被落地于每个工程开工之前,不仅决定着所在地区的环境质量是否达标,还关系到经济发展、环境保护乃至民众福祉、社会稳定等更高层面。

即使有种种客观因素,也不意味着环保部门就只能罚款了事。新环保法被称为“史上最严”,就在于无论从对肇事企业的经济处罚、法律介入等惩戒手段上,都有了明显的强化

环评啃不下硬骨头即是监管缺席

。广州石化虽贵为央企,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借用天津港调查组的一句话说,“无论牵涉到谁,都要一查到底”。希望地方环保部门也要有此魄力和行动,尽快对屡教不改的广州石化顶格处罚,对相关人该追究行政乃至司法的,绝不轻纵。

环评啃不下硬骨头就等于监管缺席。眼睁睁看着广州石化一再突破环评底线的违法行为而不下猛药,就是失职不作为。环保不能永远是没有牙齿的老虎,环保部门得拿出更有惩戒力度的办法,打掉各类环境违法者的嚣张气焰,否则再有第二个天津港事件发生,就成了愧对国家和民众的罪人。

...详情>>

多地出台史上最严禁燃令春节期间空气质量同

多地出台史上最严“禁燃令” 春节期间空气质量同比好转日前,全国多地出台相关规定对燃放烟花爆竹进行规范和限制,一些地区还在往年要求的基础上“升级加码”...[查看全文]

大家关注
  • 合肥举行绿色出行我先行活动唤醒公众环保意
    环保新闻

    合肥举行“绿色出行我先行”活动 唤醒公众环保意识

    8月17日

    合肥举行绿色出行我先行活动唤醒公众环保意

    ,安徽省青年工作者协会和三羊公司主办的“绿色出行我先行”公益活动在合肥举行,省内20余家媒体和十余名大学生志愿者骑上电动车,倡导低碳绿色出行,唤醒公众环保意识。

    当日上午,全省20余家媒体与十余名大学生志愿者,骑上扬子远程电动车,从明珠广场会展中心出发,畅游滨湖新区,往返百余公里。在活动终点站,安徽省青年工作者协会向三羊电动车公司颁发了“安徽省青年工作者协会绿色采访推荐用车”铜牌。

    三羊公司董事长叶爱鸿介绍,如今绿色出行的观念已深入人心,电动车也成为人们出行的最好选择。针对普通电动车路程短,消费者出行不便,该公司最新开发的“扬子远程电动车”可以骑行150公里以上,甚至可以达到200公里。

    ..

  • 多年环保战一朝升级16家工厂被石块堵了大
    环保科技

    多年“环保战”一朝升级16家工厂被石块堵了大门

    昨天上午,有市民向晚报反映称,桐乡大麻镇工业园区内的10多家工厂大门被人用石头堵住了。看到工厂生产受到影响,一些老板就将车停在路中间堵路。这边生产受影响,那边道路瘫痪,简直一团糟,当地百姓怨声载道。

    16家工厂被堵大门

    昨天下午,赶到大麻。

    事情发生在大麻镇工业园区二期,走在320国道通往大麻、洲泉等地最主要的道路——科洲路上,能明显感觉到几个小时之前,这里曾发生过“大事”。

    此时,科洲路两侧的白鹅工艺制造有限公司、大麻争先纺织整理厂等门口,石块堆依然牢牢地“把守”着大门。由于大门被堵住了,这些企业门口停满了车辆,其中不乏豪车。材料、产品无法由汽车运进运出,有些企业的员工不得不肩挑手抱。

    在科洲路旁边一条没有名字的路上,也有两堆石块,这条路两边有很多家工厂。

    “大庄村村民昨天下午2点左右来堆放了这些石块。”白鹅工艺制造有限公司的门卫张卫对说,“因为这些石块,科洲路今天上午还堵了几个小时,警察都来了。”

    不过张卫并未说清楚,科洲路被堵,实际上是因为工厂老板见生产受到影响后,将车开到路中间停放。

    这时,白鹅工艺制造有限公司的门口来了两辆卡车。“是老板叫我们来拖走这些石块的。”司机邱永菁说。

    一名工厂老板告诉,此次被堵大门的工厂一共有16家。大庄村村民之所以要用石块来堵工厂大门,是因为“有关部门办事不力”,而企业老板堵路也是因为“有关部门办事不力”,“大家都是出于无奈。”

    村中河道

    被严重污染

    那么,大庄村的村民为何要用石块来堵工厂大门呢?了解到,这跟河道被污染有关系。

    2004年,大麻镇被中国纺织工业协会命名为“中国家纺布艺名镇”,而大庄村又是这类企业最为集中的地方之一。有村民告诉,在村南不足1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了数百家相关企业。这些企业虽然给大庄村乃至整个大麻镇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但同时也严重破坏了环境。

    “2003年开始,工业园区里的企业排放的污水使河道污染情况日益严重。”一名姓朱的村民气愤地对说,“夏天的时候,污水一排到河里就会发出恶臭,住在河边的村民睡觉根本不能开窗户。再这样下去,这里的村民都无法生活了。”

    村民们说,很多企业都是直接向河道排放污水的,没有经过任何处理。他们特地将带到了一个污水排放口,这个口子位于桐乡市荣华布艺织造厂旁边,散发着恶臭。

    污水从这个口子排进河道之前,会先经过一个池子。“只是装装样子,实际上那个池子并没有处理污水的功能。”有村民说。

    河道中几乎已经没有水,只剩下大量的淤泥。村民表示,这些淤泥就是污水沉淀后形成的。

    在村民的带领下,沿着河道走了一圈,发现河面上漂浮着一些垃圾,河水的颜色有黑有红有白,还散发出一股恶臭。而在大庄村与海宁交界的河道上,为了不让污水流到海宁去,那边的村民筑起了坝

    多年环保战一朝升级16家工厂被石块堵了大

    不过,采访了几名工厂老板以及相关负责人,他们均一口否定河道被污染跟工厂排污有关系。

    “环保战”

    打得筋疲力尽

    目前,大庄村共有32个村民小组,被污染的河道主要影响到了青锁桥等5个村民小组。这样的问题从2003年就已经凸显,别说在河里洗衣服洗菜,就连用河水浇菜都已经不可能了。村民的“环保战”打了许多年,他们坦言已经筋疲力尽。

    村民程其金在河道附近开了一家杂货店,几年来,他已经向有关部门打了几十个投诉。“打过之后,环保局的人会过来看看,这些企业就会停止排放污水几天,但是过不了多久,又会变回老样子。”

    村民们说,相比河道污染对他们生活造成的影响,有关部门的不作为对他们的伤害更大,村民们坦言,他们已失去了信心。

    “昨天上午,我们120多名村民去镇政府里想解决问题,还是没有结果。”一名朱姓村民对说,“所以当天下午我们就在那些企业门口堆放了石块。”

    采访

    屡吃闭门羹

    昨天下午3点左右,就此事来到大庄村村委会了解情况。当向村委会会计处的两名工作人员询问村支书朱文根的号码时,他们似乎早知的来意,张口就回绝了。

    在大庄村村委会吃了闭门羹后,又来到了大麻镇镇政府。

    由于大麻镇党委宣传委员费茂伟不在,通过镇政府秘书办的一名工作人员了解到了费茂伟和朱文根的号码。费茂伟声称自己在桐乡市区。当要求他安排相关工作人员接受采访时,他说“领导还没说这个事情怎么一个说法,我现在也不好说”。随后,又拨通了朱文根的,他称自己在外面,具体地点不肯透露。最后见一再坚持,他表示一会儿可以给“沈主任的号码”,但是,他后来并未给号码,再打他时,已经无人接听。

    后来,当再次到大麻镇镇政府索要镇党委书记以及管工业的副镇长的号码时,却遭到了拒绝。

    对于村民的维权行为,相关法律界人士表示,村民应该通过理性的方式来解决矛盾,村、镇两级政府解决不了,还可以往上反映,法制社会,一切还得依法行事,擅自用石块堵厂门,村民的过激行为已涉嫌扰乱企业的正常生产秩序。

    ..